It is always hard to debug distributed programs. Not only the concurrency is extremely naughty, but we don't have enough tools, or don't know there are several tools to debug the distributed programs. But I found that tmux is capable of handling multiple windows, which means it's possible to control numerous nodes without GUI.

Switch的NAT Type是一个很迷惑的东西,因为似乎没有人能够解释清楚NAT Type的每个类别对应什么意思,又会有什么影响,但是这玩意似乎又能决定一些游戏能否成功联机,比如喷喷。网络上什么说法都有,不过经过我一段时间的摸索,终于理解一丝丝Switch联机的秘密,并找到了不依靠商用加速器提升NAT Type的方法。

This tutorial will introduce how to utilize map-by option to deal with many complex scenarios such as running a hybrid MPI program (mixture of OpenMP and MPI).

我最喜欢SSH的一个功能就是X11 Forwarding,可以把远程服务器的图形界面转发到本地的X11 Server上,然而WSL并不原生支持这个功能(因为Windows里没有原生的X11 Server)。但是其实稍加配置,其实WSL的SSH可以比较好的支持X11 Forwarding。(Chrome OS什么都不需要配置,yyds!)

实际上这次的情况有一些复杂,首先这个集群上跑的是活化石Cent OS,也就是说环境非常的古老(硬件倒是最新的),GCC还是4.8.5,甚至编译不了最新的DGL库。更悲伤的是我并没有这个公用集群的管理员权限,只能想方设法去绕开权限去安装软件,因此我用Conda装了CMake,GCC和G++。所以解决version GLIBCXX_3.4.20 not found这个问题就更加麻烦了,因此这篇文章的解决方法并不适用所有的情况,但可以作为一个参考。

众所周知WSL和Windows各自维护一套SSH配置,也就是说Windows下配置的SSH别名不能在WSL下使用,同时Windows下也没有ssh-copy-id这个好东西。由于我经常在Windows下使用VSCode远程开发,所以之前我非常愚蠢的每次都切换到WSL下启动ssh-copy-id -i配置免密登录,因此想让WSL共享Windows的SSH别名和公钥。

CMakeGCC+NVCC+OpenMPI那一套屁事没有,但CMakePGI+NVCC+OpenMPI就经常出现各种各样的毛病,哦现在PGI改名叫NVIDIA HPC SDK了,改名也只是把错误信息改了改,反正还是照样报错。

反正不知道为什么Chrome OS对Linux容器内的软件图标的支持偶尔会出问题,虽然不影响使用,但就是有点丑。

virt-manager创建LXC容器是怎么回事呢?virt-manager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但是virt-manager创建LXC容器是怎么回事呢,下面就让小编带大家一起了解吧。virt-manager创建LXC容器,其实就是可以创建LXC容器,大家可能会很惊讶virt-manager怎么会创建LXC容器呢?但事实就是这样,小编也感到非常惊讶。